小程序&&公众号
资讯首页 楼市数据 楼盘信息 开盘预告 土地出让 看房日记 城建规划 土地公告 工程进度 全国动态

龙港“撤镇设市”,对温州意味着什么?

2019-09-10 20:13:55 点击 评论

久未发声的温州,近期再爆大新闻。


近日,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“龙港镇”正式升级为“县级龙港市”。龙港市不设乡镇街道,由浙江省直辖,温州市代管。

1.png

来源:浙江发布


从镇到县级市,不仅是行政级别的提升,更意味着从“乡镇”到“城市”的跨越,标志着城市格局的大变迁,也真正实现了升级、扩权。约40万人口、约300亿元GDP的龙港,终于不再小马拉大车。


今年4月,在国家发改委发布的《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》中,大家往往只关注到“放开大城市落户限制”、“收缩型城市要缩体强身”,其实还有一点——稳步增设一批中小城市,落实非县级政府驻地特大镇设市。

2.png

蔡正启 摄


龙港,正是这句话的典型体现。当然,龙港并非首个,当年福建泉州下辖的县级石狮市,也是从县级晋江市分出来的,并取得了双赢。不过,这一回龙港设市,关注度非常高,普遍认为具有标志性意义。


那么,龙港撤镇设市,对龙港,对苍南,乃至对温州,意味着什么呢?


首先,相比于行政区划的调整,撤镇设市最大的利好在于“扩权”,根据报道,龙港以后会拥有1575项县级管理事项;同时,独立性和自主权也大了,能做到"我的地盘我做主",行政决策效率能更快、更准了。

3.png

其次是龙港将获取更多的资源配置。会极大推进龙港城市发展,对于城市建设水平提升是肯定的。


还有,这一次龙港撤镇设市,也是国家“落实非县级政府驻地特大镇设市”战略的首次落地,具有国家试验田作用,能否做成样板,非常考验龙港、苍南和温州等各级政府。


当然,影响最大的当属苍南。龙港2018年GDP超过300亿、财政收入为24.6亿,均占据整个苍南县的半壁江山。离开龙港,对于苍南短期经济的影响可想而知。

4.png

确实,龙港市政府机构精减,大部制、直管村设想很好。但实际上分片区管理也是一个简化版街道办事处。能否真正做到精减、精干的现代治理体系有待观察。


未来,关键看龙港城市能否宜居有吸引力,营商环境能否一流。不然,发挥不了设市的红利。


当然,龙港设市,或许站在温州市区的角度来看,略有一些距离。不过,它恰恰反映了温州一个典型现象。


与国内大部分地方不同,深受市场化影响的温州,只要是经济稍微发达一点的县、县级市内,最知名、经济最发达的,不一定是县城、县级市城区,总有一座下辖镇能与之齐名、甚至超越。龙港是最典型的一个,另外还有鳌江、塘下、柳市,以及已拆分为几个街道的原瓯北镇。

5.png

胡立雷 摄


这几个强镇,经济非常活跃,产业比较扎实,也吸引了大量外来人口。它们作为温州模式的典型代表,为温州经济发展,尤其是初期的资本积累,作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
鳌江同时引进了万达广场、银泰城,这是很多县城都做不到的事,更别说一个县镇。除了平阳层面重视鳌江外,在楼Sir看来也有龙港外溢的因素在,侧面反映出龙港远超出一座县镇的实力。

6.png

蔡杭 摄


不过,镇一级的管理,普遍不理想,导致环境不佳,如今已出现许多束缚、滞后,也就是前面说的“小马拉大车”。


在城镇建设方面,两极分化严重,好的地方能达到地级市水平,完全忘记自己处在一座县镇上,但也有大量城建严重滞后的地方。它们也普遍在开发新区,以改善环境与面貌,需求也很旺盛,但开发力度普遍不如它们所在的县城、县级市新区。

7.png

来源:政已阅


然而作为一个镇,天花板非常低,当前它们基本上已经发展到头,近几年总体上变化不算太大,很多已经慢慢被它们的县城、县级市市区追上。即使是一个县、县级市,其资源也非常有限,在越来越讲究集中、集约的背景下,更何况一个县镇。


所以在楼Sir看来,温州对下辖的强镇,有必要作一些整合与提升。


楼Sir认为,这一回龙港设市,尚未解决与鳌江的事实同城化,以及与宜山、钱库、金乡等地各种千丝万缕的联系,留下了一些遗憾。


不过,要解决那些问题,要牵涉到更多方面,恐怕会严重影响龙港设市的进度。因此,先设市是明智的,长期来看也需解决上述问题。


这不是鳌江流域第一次调整。当年的平阳县,地域辽阔、人口众多,然而县城偏北且隔山,难以有效辐射至南部,导致江南片始终未能发展,大片平原保持原生态,民间贫困且民风彪悍,各类械斗、外出乞讨、诈骗等层出不穷。


1981年平阳南部析出苍南县,从此灵溪、龙港两镇得以崛起。然而,两县东段简单地以鳌江为界,导致鳌江、龙港两座事实同城化的城镇被生硬分割,多座跨江大桥都被好事多磨,公交车也一度被停。而灵溪、龙港两个语言、风俗完全不相通的强镇屹立于苍南,内耗不断。

9.png

龙港财富广场。来源:百度全景


龙港初期原住民力量不强大,依托周边城镇的人口集聚而形成,成了“中国第一农民城”。鳌江流域因平苍分县,崛起了多座强镇,走出了原先的贫困,也有了一定的发展,却终究是一团散沙,注定难以走远。


因此,将龙港提升为温州南部中心城市,辐射全流域,以《温州市城市总体规划(2003-2020年)(2017年修订)》中,市域空间结构的“一主两副三极多点”布局来看,南部的副城,或将以龙港为中心,带动整个南部。

10.png

龙港礼品城。来源:百度全景


接下来,作为县级市的龙港,如何处理好与平阳、苍南两县的跨区域协作、融合,尤其是与区域相邻、联系紧密的鳌江、宜山、钱库、金乡,还有待进一步探索。可以说,龙港设市,只是个新的开始,还远远没有结束,一切都还有很大的操作空间。


龙港设市后,与其经济实力相差不大的柳市、塘下,民间许多人也对设市有了想法。没错,作为一个镇,权力太小,束缚太多,提升、融合,是强镇想要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。但是选择像龙港这样的直接提升,还是像瓯北那样的融合,需要看具体情况。


楼Sir认为,龙港与温州市区有距离,难融合,而与温州市区相邻的柳市、塘下跟龙港不一样,更应该像瓯北一样,推动与温州市区的融合。若有事实同城化的趋势,何必还要制造人为的割裂呢?而龙港的提升,最终目的也是为了鳌江流域城镇的融合。

11.png

发源于龙港的均瑶。来源:百度全景


最典型的案例,就是杭州萧山原来的宁围镇,如今已成为杭州城市的一部分,直接从强镇走向大都市,尽享城市融合、提升的福利,并推动杭州继续做大、做强。


在楼Sir看来,还是那个老调——温州需要撤县设区,依旧离不开行政区划的调整。行政区划需要保持稳定,但不应该一成不变,始终是为了更好地适应、促进社会经济发展而进行的。

12.png

新老龙港大桥。来源:浙江新闻


如今温州面临三大城市群与各大直辖市、省会城市、副省级城市的虹吸压力,一团散沙注定会被进一步虹吸,内部必须要拧成一股绳,尤其是中心城区。


而温州依旧拥有925万人口基数,完整的产业链,以及一定的区域影响力,尚且是一座具有部分二线城市特征的强三线城市,在内部充分整合、融合、聚合之后,仍能让你和聚集出巨大的内部能量,搏一把尚且还能紧跟二线城市的脚步。

13.png

鳌江四桥。来源:苍南新闻网


这不仅仅是温州市区扩张、提升城市首位度的需要,更符合区域融合、强强联合的趋势。更何况,县域经济的天花板也并不高,在大都市、大湾区时代,就连普通地级市也需要抱团取暖。


所以,龙港应该设市,但与市区相邻的强镇,不应该独立设市,而是融合,成为大都市的一部分。

用微信扫一扫,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热门楼盘